投資哲學


萬法歸一 ,股海唯心至上,到頭來無一法可得,亦無甚麽可失

投機、投資、或中短線交易,只要方法得當,則殊途同歸,並無對錯之分

投資的最高境界並非贏大錢,而是克服心魔


星期日, 5月 18, 2008

上天有好生之德

四川大地震發生多日,不計其經濟損失,單以人命來計已超過一萬九千人(計入失蹤人士後,人數可能達五萬)。

近日蘋果日報的評論人「李怡」以「天譴論」來將這災難「正義化」,此君早日前被外界各方人士譴責。

今天(五月十七日),該報章又有一名自由撰稿人「何明」以「時機論」為李怡之「謬論」解畫,實在與「是非黑白不分」無異。

天災很多時無法事先被預測,而且不是人們能夠導致或者有效地避免(否則天劫並不是那麼可怕)。除了承認「人類相對大自然的渺小」和「世事無常」之外,我們不能胡亂假設任何東西,尤其是「狂妄地以自我的因果論」來解釋天意。

「天譴論」不但不尊重正在受難的災民,而且更將是非黑白扭曲。評論者更是缺乏「同情心」,並且冤枉「天地」。

正所謂「上天有好生之德」,而上天亦以「包容」和「對等心」方式來運作。一直以來,「生」和「死」是宙宇的一部份。每一刻,為數不盡的眾生失去生命(對,我們吃肉時正在殺生,即使吃素時亦間接殺了無數的微生物),但這類「死亡」並非「暴力」,而是天地運作其中一環。

同時間,「生」亦是天地的另一部份,每刻有不同的眾生正抱著希望來到這個世界,而人類和動物的父母以「無私的愛」養育子女。「虎毒不吃兒」的原因亦離不開「母愛」,即使捕獵是老虎之天性。沒有大自然的養育和保護下,人類根本上是無法生存。即使有時大自然有時會「發怒」,並為大地帶來各種災害,並造成人命傷亡,但是大自然的性質大體上還是「仁愛」以及「包容」的

鑑於「生」和「死」是天地運行的一部份,它們並無「善惡」之分,只是「人心」作出「分別心」。因此,「邪惡」的並不是甚麼人或事件,而是寫出「天譴論」之士。

既然災難已經發生了,大家能做的便是盡力協助救援和善後工作,並且為生還者和疲於奔命的救援人員打氣。全國一心,互相鼓勵,這才是「正道」,這亦是將「死亡」轉化為「生命」之上上策.....

走向大同世界,只不過是由「一念之善意」開始......


P.S. 筆者不畏得罪人,做人之道不離開分辨是非黑白,俠義之道亦是不平則鳴

15 則留言:

說...

天地無情,人間有愛。

市場先生 說...

支持.

心悟 說...

今次apple正PK -.-

大口仔 說...

呢個李怡,平時成日講政治,點解自己D政治智慧咁差?

如果天遺論成立,大口仔倒要問句天理何在?

seikomatic 說...

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﹔聖人不仁,以百姓為芻狗。

網上:

【天地看万物和那个丢掉的草狗一样,并没有对人特别好,对其他的万物特别差。人之所以对万物差,是因为人的主观,人的自私的观念。

Leo 說...

你断章取义。

Leo 說...

李怡(1936年—),原名李秉堯,廣東新會人。童年時住在北京及上海,1948年移居香港,在左派學校讀書,嚮往社會主義。1954年中學畢業後曾參加中國大陸的高考,因身體關係未能考上,改為在香港的左派機構任職資料員及編輯。1970年創辦七十年代雜誌(後改名為九十年代);並一直為雜誌總編輯,直至1998年雜誌停刊。之後在壹傳媒的報刊內發表專欄文章。

把李怡的文章簡單地說爲"天譴論",是斷章取義。

看你的文章多時,一直覺得你面目模糊。你是五毛黨嗎?

JasonTheRich 說...

請問有無留意惠理806?
我唔係太懂分析佢
pe好吸引

Carla 說...

我也不同意天譴論。特來回文支持。

只是, 我也反對任何查家底式清算。Leo網友, 以文論文就好。除非你有更多考證及證據, 否則何必淪落成網絡欺凌者呢?

最後,很想跟身邊每一個人說,捐錢以後,請務必繼續關注跟進和問責。看完電視上感人的「奇蹟」獲救,請記念及追問那些主流媒體沒有報道的。不要發洩完悲哀後,就轉身離開。因為災民的掙扎,還有一段很長的時間。因為自然律如此,總有下一次「天災」。但人禍持續多久、下一次「天災」會否又演變成如此慘烈的人禍,就端乎今次我們關注有多久、問責有多著緊。

謝謝。

Albert 說...

Seiko:
這正是老子之說,天地平等對待萬物。最優秀的國家領導者,亦要抱著無私的精神....

Forever、大口仔、市場先生,
小心有人會話我地係"五毛黨"! 呵呵!

Albert 說...

Leo 老叔父 (估您都好大機會係"逢共必反"之輩):

閣下太看得起在下,突然自己"秘撈"埋"五毛黨"都唔知。不如您同我估下幾時獲頒"大紫荊勳章".....呵呵!

又俾您一個溫馨提示(等我扮下五毛黨先),試下走出去中環鬧市大聲重覆閣下之"高論",又看看會怎麼樣.....

"面目模糊" --> 您又講得對,遲早有一日我會離開呢個世界,到時一定會變成"面目模糊"。叔叔呀! 世事無常,人生如戲,唔好太執著吧! 善哉......

Leo 說...

我建议你仔细看一下李怡的那篇文章。没读懂这篇文章的要嘛中文不好,要嘛带有立场看这篇文章。

我是碰巧阅读了。所以看了你结论,我的第一印象是你的指责是断章取义。后来上网查了一下,发现原来是梁振英首先提出这个指责,而且大公报接着发难。你的网页接着指责,我觉得这都象一系列的行动。所以我指责你为五毛党,如果你觉得我的结论是片面的,毫无理据的,那同样你简单地指责别人的文章为天譴論,也请你一步一步论证。

Leo 說...

李怡的出身,典型的左仔。我想他爱国比你更过之而无不及。爱之深,责之切。他那篇文章是指责当权者,而不是认为人民应该受天譴。有点常识的人都会理解,写人民应该受天譴的文章那不是找死?你觉得李怡一个拿笔几是十年的人那篇文章是说人民应该受天譴?

Eric 說...

leo:蒼生無罪,人命可貴,卻被利用來令當權者醒覺?這就叫天理?有無更聰明的方法呀?李怡是一個拿筆幾十年的人,但卻想出這樣荒謬的道理和邏輯?仲要令大部分讀者都讀不懂他真正的心意?看來我真的無leo兄的睿智了

Leo 說...

偷换概念是一个哲学命题。即在驳斥对方命题时,阐述另一个新的命题。从而使问题的焦点发生转移。

李怡的文章,指出当权者「多行不义必自毙」,面对灾难不要只顾喊口号,作点自我检讨,特赦所有的政治犯,算是积德消灾吧。

李怡又指出在中南海的要人,颇有一些是相信风水、命相、术数的‧‧‧‧苛政有所收敛。

叫当权者行好,改变为梁振英口中的天谴人民,高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