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資哲學


萬法歸一 ,股海唯心至上,到頭來無一法可得,亦無甚麽可失

投機、投資、或中短線交易,只要方法得當,則殊途同歸,並無對錯之分

投資的最高境界並非贏大錢,而是克服心魔


星期一, 8月 29, 2011

投機與賭博是完全兩回事

近月以來時常聽見"投機賭徒"一字,表面上好像將非"Buy & Hold"的金融市場玩家定性為投機取巧一樣。

但此論說其實有很大的問題,如下:

1) 第一,投機和賭博是完全不同的事情。投機是一行值得尊敬的行業,專業投機者擁有想法,在合理地進行基本面分析和市場觀察後,才將想法變成行動。其中George Soros和Andre Kostolany是"Global Macro"的高手中高手,並非所謂的二三流"Value Investors"所能比較。

2) 很多出色的投機者是優秀哲學家和軍事家的混合體,原因很簡單,只有天生的哲學家才喜歡思考不同的事情,而軍事家正是有紀律地執行。其中"Return-to-risk"之計算是必要條件

3) Andre Kostolany曾說: 有遠見的戰略家,制定周密的計劃和策略,根據每天發生的事件進行調整。投機者總有一個想法,這亦是投機者和證券玩家的分別。

4) 相反,賭徒是一群"Buy & Hope"的烏合之眾,即使美其名自稱為"Value Investors",但不細心行析股票基本面質素、行業週期、宏觀因素變化,則與賭徒無異。不管P/E是怎樣低,行業向下走的結果只有一個 ------ 盈利和股價下跌

5) 於賭場中,大部份遊戲都是"Loser's Curse",原因是"House Edge"和"Volatility"都對玩家十分不利。然而,有策略和紀律地玩"Poker"或"21點",相反並非賭博,原因是"得勝率"和"Volatility (穩定性)"對專業玩家變得有利(當然,太成功的Poker Team只會遲早遭賭場莊家下逐客令)

6) 主要分別不在於打甚麼旗號進入市場,而是以甚麼心態和操作方法去玩這個遊戲

7) 正所謂萬法歸一,真正的高手通常不會有太多的心理障礙。只要是接近真相,將"投機"、"投資"和"交易"行為巧妙地結合為一,非但沒有相沖,反而有互補長短之效。能否明白此理,十分現乎閣下之功力和見地



基本面因素(包括宏觀大勢及個股分析),不論是以投機或投資的角度看,都是金融市場中期走勢的主要推動因素。而"Traders"所著重的"Technical Analysis",正在觀察短期因素(情緒、動力、人氣、資金流)之變化。

11 則留言:

大古惑 說...

你係咪講緊果個CKM001,我都覺得呢個人好有問題,整日勉懷過去國壽同平保的成功,而無視宏觀環境的改變。不思考自己的錯誤,而漫罵別人投機成功;別人投機需要每日吸除資訊,細心分柝,有紀律地執行計劃。絕對比只睇年報的所謂價值投資辛苦多多聲。

最可笑他還自稱老師,開班授徒,荼毒滄生。又奇怪為甚麼又這麼多人受他迷惑?他們看不到CKM001的投資成績嗎?

Ebenezer 說...

我相信唔明投股投機者,亦都唔會有能力睇得明係呢篇文。

阿爾伯特 說...

大古惑:

公開的秘密, 不宜寫得太白 :)

Ebenezer:
80/20黃金法則

小小投資者 說...

Hi, Albert, 多謝分析"投機賭徒"。其實做投機賭徒又有乜唔好。一味”Buy and Hold”就是王道;買股票喜歡買艇;又要準備輸晒D錢。唉!這樣的道理真係嚇死人呀!

阿爾伯特 說...

小小投資者:

最大問題係連選股都唔合格,暫且不說Market Timing和宏觀經濟分析等較難的領域。

danny 說...

hello, Albert, 我係一個小小散戶, 有少少閒錢, 按市況睇, 而家係咪按兵不動比較好?

阿爾伯特 說...

danny:

大市於8月下瀉後仍在低位上落, 可以說"按兵不動"是一個做法。

如果有多餘錢, 不妨係調整個陣買一些941, 270, 黃金, 應該會有唔錯既效果

祝成功!!

Lisa 說...

講得好 :)

Lisa 說...

其實想真正賺錢, 不須日日在股市留連, 只要你跟到一兩個浪, 已可以賺到錢, 反而buy and hope 是最蠢行為, 明知市跌緊都走去接飛落來的刀 !
有人發夢股市有日會去更高的歷史高位, 咁如果呢樣野唔會發生, 股市永遠不再升, 問你是否依家倒錢落海 ?

Charen 說...

咦~Lisa姐都有睇呢個blog? 真係有緣呀 :)

Calvin Yim 說...

只是路過的, 非常不同意筆者說 Value Investors 是二三流, 筆者不滿別人將投機者跟賭徒連在一起, 但筆者也將出色的長線投資者和胡亂投資的人混為一談.

投機者將注意力放在宏觀環境上, 而我們價值投資者將注意力放在公司上, 而不太理宏觀環境, 盡管George Soros和Andre Kostolany是天才, 一個財富表才剛剛打入10名內, 另一位破過產兩次, 成績比起巴菲特及彼得林區有一段距離, 而兩位都是buy & hold的信仰者, 也同時表示宏觀對他們的投資決定影響不大, 所以我不會說價值投資是二三流的東西.